2年,3个国家,80次新冠检测!澳男终于盼来在中国与妻儿团聚
土澳的生活 2022-02-12 09:16:00 土澳的生活

有海外亲属的澳大利亚人都知道,边境关闭不经意间使无法团聚的人心痛不已。

澳大利亚人克里斯(Chris)花了两年时间试图与妻子和两岁的儿子在中国团聚,可是现在正面临进一步的拖延,因为他在奥密克戎变体的检测中呈阳性。

2019年,克里斯和他刚出生的儿子呆了一周,就不得不返回印度尼西亚了。(Supplied)

克里斯在去年圣诞礼盒节当天抵达中国南方一个主要城市,结果查出对新的新冠变种病毒呈阳性,之后他和其他患者被限制在一个上锁的医院房间里36天。

在亚洲生活了20年、从事国际酒店管理的克里斯说,他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症状,每天的检测显示他在15天后就清除了体内的病毒。

但这并不是麻烦的结束。

后来,他被转移到另一家医院进行为期两周的监测,原定上周他与另外两名男子将可以从共用的上锁的房间中释放,但是出现了一个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于是释放他们的计划被推迟。

“我告诉他们这不可能,这一定搞错了,”克里斯在医院的病床上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

“你怎么能在两个半星期内检测都为阴性,然后在两个鼻孔拭子中的一个显示出强烈的阳性结果?”

在随后的检测中持续显示阴性后,克里斯本应在本周被释放,进行居家隔离,他原本计划在妻儿居住的青岛进行隔离。

在他住院期间,他的30天中国入境签证到期,迫使他留在中国南方,在酒店房间里再接受14天的“居家隔离”。他的妻子格蕾丝(Grace)说,在他们两年苦难的最后阶段,克里斯在抵达后检测出阳性以及接下来的遭遇给他们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她在青岛告诉澳媒:“医院打电话确认他是阳性时,我就说‘这要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在整个疫情大流行期间,克里斯一直在与三个国家的边境关闭作斗争,只为了见到他在出生后只陪了一个星期的儿子。

他希望能妥善地与他的孩子见面,这一过程也凸显了中国的新冠清零边境关闭正在继续对不幸与国外亲人分离的人带来灾难。

三个国家、两个新冠清零政策和一场毁灭性的疫情

十年前,克里斯在中国工作时认识了他的妻子,后来由于克里斯的工作原因,他们来到印度尼西亚,监督一个大型的新酒店项目。

格蕾丝于2019年回到中国,以便在她分娩时离父母近些。

他们的儿子哈里森(Harrison)在那年12月出生。没想到,这以一种几乎无法想象的方式打乱了他们的家庭计划。

他计划一个月后飞回中国过农历新年,但那时已经爆发了全面的疫情,他的妻子建议他再等一两个月,以保护婴儿免受任何风险。

不久,中国关闭边境,将克里斯拒之门外。

由于新冠限制措施,克里斯被拒之中国门外,他花了两年时间试图与妻子和孩子团聚。(Supplied)

因此,他们考虑在哈里森长大到可以坐长途飞机时,格蕾丝和哈里森就飞往印度尼西亚。

但新冠疫情正在蹂躏这个国家,外国人被疏散,到2020年4月,印尼的边境也对外国人关闭了。

“2020年下半年压力很大,感到很无助,”克里斯告诉ABC。

“在我们的团队中,任何时候都有几十个人感染了新冠。而我们的各种规程都做到位了。

“在施工期间,有七八个高级承包商去世了,这些人只有三四十岁,太令人震惊了。”

印度尼西亚封闭边界也使克里斯的公司难以派人替代他接手这个项目,使他不得不继续留在那里完成项目,然后才能够像之前承诺的那样调往中国以帮助家里应对发生的状况。

到了2021年中期,疫情结束在望,他开始尝试申请前往中国的工作签证,这是外国人在疫情期间仍然可以获得的一种签证。

他说:“泗水[译注:位于爪哇岛,印尼第二大城市]的中国签证处这时已经很熟悉我了,但他们告诉我,他们的办事处已经关闭了,过几周再来试试。”

但它并没有重新开放。

随着他的印尼签证即将到期,而且没有办法直接申请去中国,克里斯试图飞往悉尼,那时悉尼正经历德尔塔疫情并处于封锁中。

他花了几周时间试图订到机票,然后在悉尼的一家酒店隔离了两周,但在澳大利亚的事情并不顺利。

在三个月里,他经历了各州边界封闭问题和获取海外疫苗证书的问题,并给多个大使馆打电话,才获得了中国签证。

飞往中国的航班比疫情前大大减少,克里斯能找到的最早的航班是在圣诞节的礼盒节当天。

这意味着要在圣诞节前一天争先恐后地进行上飞机前的核酸检测,而当时悉尼的奥密克戎病例激增,检测站门口的长队在城市街区里蜿蜒。

但最终,12月26日,在座无虚席的南航A380飞机上穿着全套个人防护服(PPE)的空姐和空少的陪同下,克里斯飞往中国,之后21天的酒店隔离将是他见到儿子前的最后一道关卡。

严格的新冠隔离体系

抵达中国后,克里斯在酒店隔离了一晚,然后他接到电话,说他的奥密克戎变体检测结果呈阳性。

当局来人给他穿上全套个人防护服,并把他带到一家医院,在那里他被限制在一个房间里18天,年轻的护士每三天对他进行两次核酸检测,每个鼻孔都做。

在连续获得阴性结果后,克里斯被带到第二家接纳康复中新冠患者的医院。

他说,他所住的房间的门是锁着的,阳台的门也是锁着的,阳台的门打开不超过一厘米,让一些新鲜空气流进。

他完全没有感觉到不适,并在床周围三米的空间里来回踱步,进行日常锻炼。

格蕾丝照顾儿子时,她年迈的父母一直支持她。(Supplied)

与此同时,他的妻子格蕾丝越来越疯狂地给政府热线打电话,试图为她丈夫安排出院“居家”隔离。

她说:“没有一家爱彼迎(AirBnB)民宿房主愿意接受他,因为他有新冠。”

他的入境签证过期意味着他不能飞往青岛,必须留在中国南部把事情解决了。

最终,当局为他找到了一家酒店,格蕾丝和哈里森现在正计划在克里斯获得释放前飞去看他。

现在,克里斯在中国被隔离了近50天,并在两年内进行了约80次新冠检测,他热切渴望着与家人团聚。

“有几次我对这种情况感到沮丧,但格蕾丝帮助我恢复了信心,我们会度过难关,”他说。

“当他走出隔离酒店的那一刻,我们会在那里,”她说。

克里斯和格蕾丝都想知道两岁的哈里森亲眼见到父亲会如何反应。

“哈里森不明白,爸爸对他来只说是一个在手机视频屏幕上出现并说话的人,”她说。

“我想当这一时刻到来时,我们会像往常一样进行视频通话,然后他真实的爸爸会出现。”

看文章赚金币

了解详情

0/1
阅读文章 +1
每日阅读10篇文章到页末领分
评论2
请先 登录 后发表评论~
妖儿嘿

妖儿嘿 02-12

106

zan
遵守纪律就好,
天鹅的村庄

天鹅的村庄 02-12

147

zan
悲伤的经历,愿这一家人尽早团聚!
avatar

土澳的生活

未认证

广告

253

点赞

2

评论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