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美国条款,2020年特鲁多放弃中加贸易协定,中国4年努力东流
甬说 2022-02-27 14:48:43 甬说

这几年中加关系一直都不怎么样,这当然是因为加拿大紧跟美国的步伐,以一系列错误行为破坏中加关系所导致的。

先有2018年时,加拿大在美国的鼓动下无辜扣押孟晚舟长达2年时间,后来又有加拿大方面为了北美洲的“美墨加协定”,放弃了已经谈判4年的中加自贸协定。

中国作为仅次于美国的加拿大第二大贸易伙伴、进口来源地和出口市场,与加拿大有着密切的贸易联系,中加自贸协定的签订对于双方而言都大有裨益,那为什么加拿大会放弃与中国的谈判呢?

中加自贸协定谈判4年努力付之东流?

2016年,中加关系还不错,而且两国双边经贸关系的互补性比较强,合作前景也比较广阔,在特鲁多访华时,两国就在当年9月份宣布启动“中加自贸协定”可行性研究和探讨。

不仅如此,中加两国还就油菜籽贸易问题以及其他金融、旅游、执法等领域的合作问题达成了一定的共识,并签订了14份双边合作文件。

2017年2月和4月,中加双方就自贸协定的可行性问题开展了两次会议,相关讨论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到了2017年底,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访华时,中加双方又就中加自贸协定一事进行了讨论,当时,两国都表示愿意签订自贸协定。

相关研究显示,依照当时的数据来看,中加自贸协定的签订能够推动加拿大对华出口增长77亿美元,还能为加拿大创造出超过2.5万个工作岗位。

而且,加拿大商业理事会还表示,中加自贸协定可以在2030年以前,让加拿大的GDP增加78亿元,中国的GDP则会增加56亿元。

显然,中加自贸协定将会是一份互利共赢的协议,这一协议除了能够促进中加的货物贸易外,还能够推动中加在服务贸易、投资等领域的合作。

可惜的是,中加自贸协议的谈判进展得却不顺利。在2018年,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时,中加关系就陷入了停滞,当时英国《卫报》就声称中加自贸协定的谈判可能陷入停滞。

当时,特鲁多很快否定了这种猜测,他宣称将继续与中国合作,并争取达成协议。

而且加拿大当方面时还对中加自贸协定的前景感到十分乐观,他们曾表示该协定可以帮助他们开拓新的市场。

毕竟,在加拿大设定的目标中,在2025年时,加拿大对华出口额将从2017年的180亿加元,增加到750亿加元,这可不是翻一番的事情。

但可惜的是,由于中加在一些领域始终无法达成共识,在4年之后的2020年9月18日,加拿大外长表示,中加自贸协定已经不具备谈判条件,加拿大将之重新审视这项政策。

这意味着中加自贸协定谈判的停止,也意味着过去4年中国诸多的努力的付之东流。

为什么加拿大会突然宣布停止中加自贸协议的谈判?外界普遍认为,加拿大这么做是因为接受了美国的“霸王条款”,“不得已而为之”,毕竟加拿大离美国太近而离中国太远,在大多数情况下,加拿大显然会选择“跟随”与自己的更相近的美国,而非中国。

那么,美国到底又对加拿大做了什么呢?

美墨加协定里的“毒丸条款”

这就要从《美墨加三国协议》说起了。《美墨加三国协议》是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国的三方贸易协定,简称USMCA,从2018年开始,美墨加三方协议就已经被提上了日程,这被视为是升级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2020年1月29日,时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签署了美加墨协定,三国宣称将促成“更自由的市场、更公平的交易和更可持续的经济增长”。

2020年7月1日,美加墨协定正式生效,媒体报道称,这一协定开启了“北美地区及世界贸易的新时代”。

实际上,这份协议是不是“开启了新时代”还不好说,不过它确实带来了一些新的变化,其中还有许多对加拿大、墨西哥不利的“毒丸条款”,以及似乎有意针对中国的“霸王条款”。

首先,美墨加在汽车、乳制品的相关条款上进行了很大的改变,原本的“原产地规则”得到了进一步升级,协议要求如果汽车要享受“零关税”的政策,其必须要有75%的零部件在三国生产,而此前这一标准仅为62.5%。

这一规定对于墨西哥、加拿大不利,而有利于美国。

而且,加拿大还在乳制品条款上作出了让步,不仅取消了7项针对乳制品价格的规定,还提高了美国购买乳制品的免税额度,这同样是对于加拿大不利的规则。

其次,协定中的“劳动法条款”则对墨西哥不利,因为协议要求墨西哥提高劳动福利,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在削弱墨西哥的劳动力成本优势。

第三,协议上的“总部条款”规定了在协议范围内,只允许设立一个公司总部,虽说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在实际操作中,却意味着在加拿大和墨西哥设立总部很难实现。

第四,在协议中还有被称之为“落日条款”的内容,即规定该协议必须“每6年由3个国家审核一次”,如果有任意一国对于协议感到不满,就可能阻挠美墨加协议的继续生效,外界大多认为,这是美国想根据外界情况变化而“反悔”所做出的决定。

分析人士指出,因为在美墨加协定谈判的过程中,美国是分别与墨西哥、加拿大谈判,并达成协议的,而且实际上加拿大和墨西哥是在美国的压力下,不得不作出了一定的让步的,这意味着该协定是在美国的主导下签订的,因而才会处处体现了“美国优先”的原则。

当然,不管美国如何“迫使”加拿大和墨西哥让步,最终签下了这份协定,也是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本来应该与我们无关,可美加墨协定中,却有一个被认为是“针对中国”的条款,导致加拿大停止了与中国的自贸协议谈判。

是针对中国的“定向杀伤”?

这一被认为是针对中国的条款,就是所谓的“32.10条款”,在协定的第32章第10条规定,USMCA国家在与“非市场经济国家”开展自贸协定谈判时,需要在谈判前3个月通知其他成员国。

而其他成员国可以对这些自贸协定进行审查,如果其他成员国不认可这些与“非市场经济体”签订的自贸协定,那么他们就可以中止USMCA,并以双边协定“取而代之”。

说得“粗暴”一点,那就是其他两个国家有权“踢走”剩下那个国家。

众所周知,尽管我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美国一向来喜欢指责中国是“非市场经济国家”,因而,这一条款到底是在针对谁,就不言而喻了。

加上美加墨协定实际上就是由美国主导的,这意味着美国可以“随时要求逐条审查”加拿大、墨西哥与中国或者别国的贸易关系、贸易协定,一旦有所不满,只要将该国说成是“非市场经济国家”就可以援引32.10条款撕毁USMCA,并以此“威胁”加拿大和墨西哥。

实际上,并非只有中国认为32.10条款是对中国的“定向杀伤”,前加拿大联邦外长麦凯同样持有此观点,他曾公开表示,美国此举就是为了逼迫加拿大在中美经贸摩擦中“站在美国那一边”。

他比喻称,这等于是美国人将枪塞进了加拿大的嘴里,虽然没有“对准脑袋”,但也足够“要命”。

前加拿大外交官贝肯也曾指出这一条款会让加拿大在寻求“中加贸易改善”的时候不得不看美国的脸色,甚至还会让美国能够直接干预加拿大与第三方的贸易谈判。

而且,虽然说这个条款看起来是“定向针对”了中国,但如果加拿大想要和越南等其他与美国“不对付”的国家进行贸易谈判,同样可能会被美国阻止,这显然极大地限制了加拿大的贸易。

当然,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一直在极力淡化这一条款的影响,他们声称自己将“一如既往地寻求与中国改善贸易关系”,并向外界表示,该条款并未侵犯加拿大的主权。

可就算这样特鲁多对这一条款诸多美化,也已经无法改变它所带来的结果:中加自贸协定谈判为人所遗忘,中加双边关系和贸易关系陷入冰点。

这一条款对于墨西哥当然也有同样的影响,对于我们而言,最为直观的感受就是墨西哥是在WTO对中国提起有关“贸易不公平行为”诉讼最多的国家之一。

可为什么加拿大和墨西哥明明知道“32.10条款”有问题,还要签订这份协议呢?因为加拿大、墨西哥虽然从北美自贸协定中受益匪浅,但也付出了对美国的经济依赖性加深的深重代价。

以加拿大为例来看,分析人士指出,过去,加拿大的经济结构相对完善,制造业、高科技产业都曾颇具规模,有过庞巴迪、黑莓等著名品牌,但在加入北美自贸协定后,加拿大的王牌产业不是消失就是在苟延残喘,或是沦为了美国品牌的“配套产业”。

而且,在中加尚在商讨贸易协定的2017年,加拿大对华出口总值只有250亿加元,对美出口总值则有4110亿加元,在这样的强烈对比下,加拿大该选择谁,似乎是显而易见的。

中加自贸协定,有可能重启吗?

加拿大选择美国、放弃与中国的谈判在当时的情况下几乎是一种必然,而美墨加协定对于我国的影响还不止如此。

分析人士指出,该协定会对我国的外贸环境造成负面影响。因为更严格的北美原产地规则的实施,会对中国向该三国的出口贸易产生抑制作用,中国厂商在汽车、电子等领域的的转口贸易、代加工贸易进入北美市场都会受到影响。

而且,美加墨协定还会对日本、欧盟、英国等国产生“示范效应”,美国有可能在自己的盟友中继续复制这一协定,让美国可以干涉更多国家的贸易行为,从而让我国的外贸环境更加恶化。

另外,这甚至可能会对WTO改革、全球贸易规则带来深远的影响。因为美国原本就有意重塑国际贸易规则,他们将美墨加协定称之为“21世纪最高标准的贸易协定”,妄图以此协定为“标杆”来引领国际贸易谈判,如果让美国图谋成功,这对我国显然是不利的。

当然,此事也给我国提了个醒,让我国时刻警惕,要避免在国际贸易中被美国“坑害”,就应该继续积极推动贸易自由化、全球化的进程,扩大我们在国际市场中的份额、提升我们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让自己成为一个足以和美国“抗衡”的大国。

只是随着美国衰落和中国崛起,也许中加自贸协定将迎来新的变化。

一方面,我国驻温哥华总领馆在2021年援引加拿大政府所发布的数据,指出2020年加拿大与我国的货物贸易总额为1016亿加元,同比增长了3.4%,加拿大对华出口额也增加了8.1%,而且,加拿大对华贸易占其整体外贸额的比例也创下了历史新高。该数据还显示,中国仍旧是仅次于美国的加拿大第二大贸易伙伴。

另外一份数据显示,2021年1-10月,中加双边贸易额为543亿美元,同比提升6.4%,相比之下,这个涨幅比2020年时已经大了不少,而涨幅更大的是中国自加拿大进口贸易额,该数字同比提高了32%,达到了239亿美元。

这似乎意味着中加贸易关系在2018年陷入冰点后,已经开始回升。

加拿大蓝皮书(2021)也指出,虽然在加拿大高度依赖美国的情况下,中加关系继续在低谷徘徊,但两国资源、经济互补,因而两国贸易额在疫情之下还有所回升,呈现出了走强之势。

蓝皮书还特别指出,只要能够排除一系列“重大挑战”,中加农业合作可能会成为两国双边贸易新的增长点。

从这些数据看起来,中加贸易关系的前景似乎也并没有那么悲观,虽然短期内中加自贸协定的谈判也不太可能重启,但谈判的大门并没有完全关闭,也许我们仍能够对此抱有期待。

看文章赚金币

了解详情

0/1
阅读文章 +1
每日阅读10篇文章到页末领分
评论1
请先 登录 后发表评论~
天龙爱好者

天龙爱好者 02-27

113

zan
加拿大政府甘做美帝仆从,不惜伤害本国人民利益,终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白眼]
avatar

甬说

未认证

广告

113

点赞

1

评论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