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任正非20年老对手侯为贵:在2018年被禁止后,如何生存下来?
销售与管理 2022-03-03 16:23:57 销售与管理

2018年4月,M国商务部宣布:因为中兴违反相关规定,将禁止我国企业向中兴通讯销售相关零件和技术,时间为7年。

这一消息,把发展如日中天的中兴给打回了残酷的现实。

在“中兴危急存亡”之际,退休两年的创始人侯为贵不得不亲自出马。

从下面这张照片可以看出,70多岁的侯为贵拉着行李箱走在机场,后面跟着中兴的董事长和总裁。


三位高层同时出面,就是要解决这次“危机”。

如今快4年过去了,中兴怎么样了?


当时面临困境的不止是中兴,作为国内通讯老大的华为一样受挫。

但好在华为有麒麟芯片可以替代,而中兴的手机芯片大部分都是由美国高通提供的。

那么,中兴又为什么不寻求华为帮忙呢?

当时,华为表示自产芯片一律不对外出售,因为任正非有心无力。


中兴作为华为20年的对手,曾在早期比华为还要厉害,那任正非都能选择自产,侯为贵为什么没有呢?

侯为贵早期也尝试过,但在经历一段时间的磕磕碰碰后,他就断然解散团队,放弃了研发。

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难度太高。

根据一位从业10年的电子工程师爆料,那些自称100%的国产芯片,其实就是拿别人的低端芯片抄袭的。

他们先是拆开,然后用显微镜观察拍照。

不仅如此,连完全对着抄袭,也都抄得不好,做出来的性能都比原版低。

如果说能在模仿后改动一点点,那已经是十分厉害的了。

芯片的制造难度简直是难如登天,一颗芯片就像键盘的一个按键大小一样,而这里面竟然有过亿个晶体管。

在制造时,只要有一个人出错,也很难在后续的测试中找出来。

因为研发出来后,在电路板能测到的信号线只有几百根,是约原先数量的0.0001%,而且还是最多的。


所以说,只要前期一旦出现错误,生产出来的就是一块废品,而前期的所有费用,也将打水漂。

面对如此难研发,投资又如此大的芯片,几乎所有人都选择容易一点的道路,放弃部分利润,直接采用进口。

而华为就是这帮企业中的一个例外,任正非狠下心来,一直持续不断地投入研发芯片,抱着“研发不出来决不放弃”的决心。

研发多年后,华为终于有了自己的芯片,虽然跟国外高端芯片还有一定差距,但已经是历史性的进步了,更重要的是,华为已经把命运的主动权把握在自己手中,不用去看别人的脸色。

中兴则跟大多数缺乏芯片的企业一样,放弃研发,把主要功夫用在了匹配芯片的算法上。

而M国供应商之所以愿意把芯片提供给中国企业,也是因为可以坐享其成,享受中国巨大市场带来的高额利润。

双方各取所需,各得其乐。

一直到M国发出禁止的通知。

但是,这一“7年禁制令”,仅仅在3个多月后就解除了,这是为什么?

因为在禁止后,M国许多企业也受到严重影响。

而停下来,对双方都是利大于弊。

但是,对方在“禁止”后,也不可能直接解禁。

最终经过谈判,中兴支付10亿美元罚款,并出4亿美元保证金由第三方保管,才获得了解除禁止。

这期间,中兴股价8连跌,元气大伤。

解除危机后,中兴公司的研发费用逐年上升。

这让人想起了侯为贵老爷子对员工常说的那句话:“一个国家,要想在世界上真正立足并赢得尊重,必须在高科技上有一席之地。


中兴在研发上更下功夫,也有了明显的效果,截至2020年底,中兴有约8万件全球专利申请,持有效授权专利约3.6万件。

在5G相关设备的主控芯片上,中兴自研的7nm芯片已经实现通用,5nm也在研发路上了。

可以说,中兴会更注重研发,也是被逼出来的。

从收入上看,中兴自2018年下降后,也开始迅速反弹,2020年收入再破千亿,接近最高峰的2017年。

得到这样的数据,老爷子侯为贵也算是放心了。

毕竟中兴是他带了30年的企业,虽然在后来被华为远远超越,但也坐稳了中国通讯老二的位置。

回想那些年,侯为贵与任正非老爷子的竞争,也是精彩无比


侯为贵比任正非还要年长两岁,两人都是新中国的第一代企业家。

侯为贵刚出校门的时候,去当了老师。

后来,他所在的学校改为航天部691厂,侯为贵也从老师转变为技术员。

他在里面待到43岁,从技术员升到科长,一直升到了副总。

作为厂里的核心人员,侯为贵被派往美国学习。

在那里,他不仅学到技术,还吸收了不少市场等商业知识。

例如,在做集成电路的电镀时,国内都是做得很厚,经过学习他才知道,那根本是乱花钱。

回国后,侯为贵不再甘心待在厂里,决定要下海创业。

43岁已是不惑之年,敢在这么高龄的情况下创业,着实佩服,这也是中国多数早期企业家的现象,年纪大了依然敢于折腾。


很巧的是,任正非也是在43岁那年,筹集2万1千元创立了华为。

刚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先活下来

因此,侯为贵成立中兴的第一年,什么活儿都接,从电话机、电风扇到冷暖机等,无所不产。

虽然加工一部电话机只有几角,但侯为贵积少成多,在第一年便赚了35万元。

但是,侯为贵出来创业不是为了加工的。

在第二年,他把赚到的钱全部投入到研发中,专攻数字程控交换机领域。


当时这种新科技产品在国内刚刚兴起,市场也被爱立信、NEC等国际通讯巨头垄断。

业界还流传着一种说话,叫“七国八制”,也就是8种机型来自7个国家。

不仅是市场被垄断,当时在国内,没有设备、没图纸、没专业人员,处于三无状态。

中兴的许多领导都不赞同侯为贵,走自主研发交换机的道路。

而他力排众议,坚决投入资金研发。

侯为贵之所以如此坚持,也是有他的道理的。他认为,国际公司大势已至,中国的市场将迎来机会。

经过两三年的努力,中兴成功研发出第一台交换机ZX500,侯为贵将产品重点推向农村市场,取得了很好的业绩,短短不到3年,公司销售额就突破1亿元。

中兴这次能逆风翻盘,离不开侯为贵精准的战略眼光。

在侯为贵研制交换机的这段时间,任正非已经南下深圳创业,成为了华为公司。

任正非最初是代理香港一家公司的交换机产品,后来赚到钱了,也开始研发自己的数字程控交换机。

两位远赴他乡创业的中年男子,刚开始接触还惺惺相惜,多次聚在一起,讨论我国通讯业崛起的道路。

可作为各自企业的创始人,又是处在同城的同一行业,一旦发生利益问题,都必须为各自的企业负责。

这双层关系,注定了两位必定会有一战


从1996年开始,侯为贵就打算突破产品结构单一性,向多元化领域发展;而任正非,也是在这一年为华为制定了这种发展方向。

两家企业在产品上,重合度居然达到了70%,这也就宣布战斗即将打响。


一开始,双方还算是文明争夺市场,任正非发挥自己的优势,走营销之路,让销售团队去四处争夺市场;而侯为贵则在价格上做文章,利用低价收获客源。

双方虽然都在紧锣密鼓地排兵布阵,但也算是各自为战。

一直到1998年,在湖南和河南的交换机投标上。

两家公司第一次“撕破脸皮”,在现场上,双方互相打击对方,最后甚至闹上了法庭。

华为要求中兴赔偿自己的经济损失89万元,而中兴则要华为赔偿自己180.5万元的经济损失。

这一局战斗,双方都有输赢的地方。

中兴获得了更多的赔偿,却得到更少的市场,而华为则相反。

两年后,双方的年销售额都翻倍增长,只是华为明显快很多,中兴涨到102亿,华为则高涨至220亿元。

这一年,侯为贵作出一个重大决定:做小灵通。


当时小灵通在国内市场并不被看好,甚至连日本找任正非合作时,任正非也以技术落后,拒绝了这桩生意。

但侯为贵却坚持认为小灵通大有市场,他认为小灵通收费更低;在日本技术也成熟;而且国内电信业拆分后,对小灵通有很大的需求。

事后结果证明,在这盘棋上,侯为贵又赌对了。

2003年时,小灵通为中兴贡献了3分之1 的收入,中兴的公司规模曾一度达到华为的80%。

而华为这一年受国际电信行业影响,再加上前期扩张太快,业绩大幅度跳水,那年,他还十分感慨地写出了《华为的冬天》。


中兴在依靠小灵通业绩爆发后,2004年,侯为贵带领中兴在香港上市。

这一年,侯为贵可谓是春风满面,不仅公司上市了,他还获得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简直是名利双收。


而任正非在写出《华为的冬天》后,则加大技术研发,搞定了新技术WCDMA,并到海外开拓市场,这一年,任正非又与侯为贵狭路相逢。

后来的华为虽然发展更快,但中兴也是不可小瞧的,2003年华为的净利润还有14%,却在4年后被逼到下降为4%。

其实,中兴发展没有华为快,这中间是肯定离不开创始人的作用。

侯为贵当过老师,一向喜欢四平八稳地做事风格,处理事情经常是不紧不慢,属于中庸之道。

而任正非的处事风格,众所周知,他是军人出身,属于典型的狼性攻击性。

多年竞争,华为一直坚持砸钱研发,而中兴则看重价格战。

两种不同的模式,也造就了两个不同的企业,双方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差距越拉越大。

从中兴放弃高难度的芯片研发,华为坚持攻克下来的这点开始,或许就注定了华为是国内通讯老大的地位。

两位一代企业家虽然竞争了20来年,但两人在做事情上,也是共通性的。

例如,两人在变成超级富豪后,依旧十分节俭,常年都是坐经济舱,不去豪华间,一件衣服都是穿了很多年不换。

双方发展到现在,已经鲜少有人拿华为和中兴去对比。

毕竟,华为是百年难遇的企业,中兴也已经比不上了。


但中兴发展到现在有37年,它还能坐稳国内通讯老二之位,赢得了之前的西门子、诺亚基等,在实力上也是不可否认的。

从对交换机和小灵通的选择上,就明显看出侯为贵老爷子犀利的眼光。早在进入新世纪,侯为贵就准备投入百亿研发芯片,只可惜后来放弃了。

预估市场的未来走向,为企业制定合理的战略发展方向,是创始人必备的技能。这一点上,侯为贵远超多数企业家。

而侯为贵跟华为的竞争,也对大大加速了中兴的发展,侯为贵曾对跟华为那么多年的竞争做了总结:

中兴和华为竞争,是利大于弊的,在激烈的斗争中,员工工作才更加有热情,更主要的是在20多年的竞争中,两方的火力都提升了不少。

参考资料:

商界:《任正非:我看不起中兴的侯为贵 》

南财专访:《43岁白手起家,缔造营收1088亿的通信巨头,他做对了什么?》

电商报:《中兴陷困局,76岁的他四处奔波》

华商韬略:《如果他当年不放弃,今天的中兴或许不会如此狼狈》

腾讯科技:《一文读懂中兴遭遇“禁售”始末:制裁从何而来,何故取消?》

-END-

作者:小海洋

编辑:歌

看文章赚金币

了解详情

0/1
阅读文章 +1
每日阅读10篇文章到页末领分
评论25
请先 登录 后发表评论~
罗玉龙Y

罗玉龙Y 03-11

210

zan
中兴主要上市公司,华为没上市很多事情可能自己说了算,中兴多多少少会受资本市场的干扰,比如研发投入
多才多艺可乐k2

多才多艺可乐k2 03-11

43

zan
两位企业家,任正非的格局更高。
逄鲁峰

逄鲁峰 03-06

72

zan
其实,中兴发展没有华为快,这中间是肯定离不开创始人的作用。 侯为贵当过老师,一向喜欢四平八稳地做事风格,处理事情经常是不紧不慢,属于中庸之道。 而任正非的处事风格,众所周知,他是军人出身,属于典型的狼性攻击性。 多年竞争,华为一直坚持砸钱研发,而中兴则看重价格战。 两种不同的模式,也造就了两个不同的企业,双方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差距越拉越大。 从中兴放弃高难度的芯片研发,华为坚持攻克下来的这点开始,或许就注定了华为是国内通讯老大的地位。 两位一代企业家虽然竞争了20来年,但两人在做事情上,也是共通性的。
文大样

文大样 03-04

133

zan
没有国家的支持中兴站不起来,当初为了支持中兴中国移动拆除无数台诺基亚的通讯设备,换成中兴的。当初拆的诺基亚的设备都是好的,现在都在仓库堆积如山。好好的设备拆了,中国移动浪费了多少钱,能算的清吗?
你好我好才真好MGG

你好我好才真好MGG 03-04

199

zan
国资,你就懂了。
优哉乐善之

优哉乐善之 03-04

29

zan
我48岁才创业,打拼了十八年,完成了所有心愿,并实现了财务自由!
博学的星星L8

博学的星星L8 03-04

29

zan
没有对比,就没有强弱。没被制裁前,华为八千多亿,中兴一千多亿。制裁后华为还有六千多亿,中兴也是一千亿。如果中兴不屈服,恐怕要破产了。说明什么问题?研发很重要,关系到企业存亡。
lizuohuixm

lizuohuixm 03-04

213

zan
所以中兴跪下了,华为还站着。中兴不兴,华为有为!
思妍静远

思妍静远 03-04

175

zan
归根结底,华为的芯片还是用的台积电的,自己没法生产
1232112swf

1232112swf 03-04

189

zan
路边社消息听说,中兴的研发有华为的人员啊,比例还挺高
avatar

销售与管理

未认证

广告

1292

点赞

25

评论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