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当年这样对待日航空难,如今对东航空难的“分析”令人不快
日本企业研究院 2022-03-24 22:55:28 日本企业研究院

1985年日航的那场巨大空难,在整整两年后才对外公布最终调查报告,媒体对事故原因的分析也一直十分谨慎、专业。

陈言/文 中国东航空难发生后,日本媒体也有报道。感觉在分析事故原因方面,他们在写中国的空难和写日本自己的空难时有很大的不同。

1985年8月12日,日本航空公司123航班的波音747SR-100飞机在群马县上野村坠落,导致520人死亡。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死亡人数最多的单机空难事件。从事故报道、原因分析、事后三十余年的追踪报道等各个方面,日本媒体显示了很高的职业素养,既有对相关事实的详尽挖掘,又不轻率下结论,还能充分照顾遇难者亲属的感情,其中一些媒体的报道案例堪称灾难报道的典范。


但到了中国出空难时,情况就大为不同了。日本一些权威媒体在东航空难发生的第二天就“分析”出了原因,认为波音737-800几乎没有发生过严重事故,所以此次东航空难应该和飞机保养有关,或者是因为飞行员操作失误等人为原因,最终导致事故的发生(《朝日新闻》3月22日)。

其实坠机原因并不是普通人能够分析、能够轻易给出结论的。1985年日航的那场空难,在整整两年后才对外公布最终调查报告;到了2021年空难过去36年的时候,媒体也依旧在追问调查报告是否真实地还原了事故原因,今后恐怕还会不断追问。日本媒体在日航空难上的报道非常谨慎、专业,但到了中国时却十分匆忙草率,如此“内外有别”,难免令人不快。

黑匣子数据公布前,无人轻易下断语

1985年8月12日,123航班从东京羽田机场起飞,准备飞往大阪伊丹机场。据后来的调查报告称,飞至伊豆半岛南部的东海岸上空时,机尾的压力隔壁突然破损,垂直尾翼及补助动力装置脱落,紧接着油压操纵系统全部失灵,飞机在不能操纵的情况下开始滑行,18时56分30秒前后,撞上群马县上野村高天原山(标高1565米)。飞机上乘客、机组人员共524人,除4人奇迹般生存外,其他520人全部遇难。

发生空难后,日本在救人的同时,用最大的力量寻找记录飞机上的各种运行数字的“数字化飞行数据记录仪”(DFDR=digital flight->从日本国家电视台NHK2021年的一期特别节目披露的内容看,搜救部门当时很快就找到了黑匣子。由于搜救现场聚集了大量媒体记者,记者们也在焦急地探寻与黑匣子有关的一切信息,所以在找到黑匣子后,搜救部门负责人将媒体的注意力转移,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察则将黑匣子装进黑色的垃圾袋,装作处理垃圾,避开记者目光,径直走到山下的警车中,直接将黑匣子送到了东京分析中心。等黑匣子在东京进行了相关的分析后,才开始向媒体通报一部分回收的数据及对话等内容。到全部将黑匣子的内容披露出来,那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有了黑匣子,才能获得事故发生前半个小时的飞行情况、飞行员的对话、航班内应急措施等,才有助于对事故原因,如哪些是机械故障,哪些属于操作错误等,做出初步判断。在没有拿到黑匣子的相关数据之前,就过早地断定是飞行员人为失误,说轻一点,这是草率,说重一点,这是媒体缺少基本的职业素养。日本媒体在报道1985年日航空难的时候,可没有在公布黑匣子数据前就做出人为原因造成空难之类的“分析”。

美国的责任一直不明不白

日本在调查日航123航班空难的时候,组织了一个由专业的事故调查官组成的委员会,每位委员对自己的调查内容均有十分详尽的记录。调查记录最为忠实地记录了调查的整个过程,是书写调查报告的最原始资料。调查记录与调查结案报告当然存在不同。今天这些调查记录,仍然是媒体报道的重要资料。

日航空难发生后,美国也迅速派出了调查团。8月12日空难发生,14日美国的调查团到达日本,15日开始进行各种调查。美国调查团给出的结果是:发现从铆钉孔有喷出油压用油的痕迹,铝合金板的外板出现了异常的膨胀,这应该是导致垂直尾翼在遭遇高压空气后出现破裂的原因。但美国调查团当时并不认为造成这些隐患的原因是由于飞机在美国修理时出现了“错误”。

8月22日,美国调查团再度来到坠机现场,查看了飞机的铆钉中有整整一行没有铆上的情况。调查团中的一位成员向美国联邦航空局反映了这一情况,并认为这应该被认定为在美国修理飞机时发生的“错误”,同时认为金属疲劳也是造成事故的一个原因。

日本调查团在9月5、7、10三天重复了美国调查团的工作,确定了事故的相关原因。

两年后的1987年6月15日,日本发出了事故调查的最终报告,认为事故飞机的后部压力隔壁破损后,带来了尾部机体、垂直尾翼及操纵系统的失灵,接着飞行性能降低,主操纵机能丧失,而原因则在于该飞机在美国修理时出现了“不恰当的修理”,在日本保养时则没有发现金属裂纹。

事故发生在群马县,1985年9月,50名群马县警察组成了搜查本部,并且派人到美国波音公司想直接问询负责修理123航班的美国相关人员,但美国坚决拒绝了群马县警察的要求,日本警察无功而返。

1988年12月1日,群马县警方向检察厅提出请求:向波音公司负责修理飞机的4名员工(以“人名不详”的方式提出诉讼请求,因为警方确实无法以合法方式拿到这四个人的名字)提起控诉。但是,1989年11月22日,检察厅以“证据不足”为由,决定不予起诉,随后群马县搜查本部解散。

日本用了三十多年时间,一直在分析1985年的123航班空难,但至今也没有给出一个让所有日本民众满意的结论,美国企业在其中的不少责任不明不白,这些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作者系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

看文章赚金币

了解详情

0/1
阅读文章 +1
每日阅读10篇文章到页末领分
评论3
请先 登录 后发表评论~
福燕堂纯正大马燕窝

福燕堂纯正大马燕窝 03-25

166

zan
内外肯定有别一一这种基本认识作者不应该没有呀?!
宁静运城市

宁静运城市 03-25

228

zan
国家一定重视空难的搜救和调查,会有如实的事故原因报导,会给失去灵魂一个圆满安慰。
zhangpxr

zhangpxr 03-25

66

zan
现在还说不上什么原因,等结果吧。日本说的也有道理。
avatar

日本企业研究院

未认证

广告

460

点赞

3

评论

收藏

分享